Travion-Z

就是来玩玩~

12部不能错过的"死去活来"电影

很想去看~

读书、电影、音乐:

大量电影为繁复的时空理论做出了声画俱全的诠释。在这里,我们选出关于时间循环的佳作,让大家充分了解此理论的魅力。注意,以下涉及大量剧透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《明日边缘》:阿汤哥的杀戮轮回




一个从未受过军事训练的新手,要如何生存下来?除非他像《明日边缘》的阿汤哥一样,拥有穿越时空回廊的能力。这个幸运的军官不断死亡,又不断轮回重返战争,随着每一次复苏,他对战争的本质、敌人的弱点和武器的娴熟使用也随之加深,最终,这个被命运之神眷顾的男人,终于拥有了扭转战局的能力,对于他特殊能力的来源,也有了答案。




影片改编自樱坂洋的2004年的小说《杀戮轮回》。预告片中展示的那些极度酷炫宏伟的战争场面,似乎暗示着在大量麻木感官的特效轰炸下,影片在智力层面也许并不那么刺激脑力。加上原著的流传让真相失去了惊奇效应。但谁能预料道格•李曼会出怎样的奇招呢?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《土拨鼠之日》:永恒的一日




《土拨鼠之日》并不是首部以时间循环为框架的电影,但它是首次将这个概念以纯商业化的手法包装、注入大众文化的尝试,并取得了不俗的成就,因此最具代表性。一个刻薄厌世又犬儒的气象播报员,对生活中的一切充满反感,整天得过且过混日子,当他前往小镇报道土拨鼠日时,被暴风雪困在当地,次日醒来,发现生活陷入土拨鼠日的死循环中,周而复始。




影片奠定了该类型电影的多个经典模式,也开创了时间循环命题的四大戏剧功用:错误来源于主角的消极性格,他努力逃脱循环,并在过程中意识到问题处在自己身上,最终传达一个阳光乐观的哲理:厌恶生活,生活就会惩罚你,热爱生活,生活就会奖励你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《蝴蝶效应》:翅膀、飙风、救赎




《回到未来》的布朗博士曾经讲解,每一次改变过去,都会产生一条新的平行的时间线,而《蝴蝶效应》就是将此理论发扬光大的杰作。主角埃文具有一种罕见的超能力,可以通过改变记忆中的事从而影响现实,当他发现自己童年充满不堪回首的往事,就开始利用这种超能力纠正犯下的错误,但由于蝴蝶效应的存在,他的努力不断朝着失控的方向演进。




这里要提到另一个专有名词“抗连锁反应记忆”,当连锁反应被触发,新的时间线产生,他们仍能保留关于原来时间线的记忆。埃文的故事令我们明白,纵然天赋异禀,要想扭转命运,达成一个光明理想的人生救赎,也非得经历生与死的考验,并拥有一颗赤诚善良之心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《环形使者》:你好,30年后的我




《环形使者》的别致之处在于,这是一个人与自己的抗争,只不过两个对手隔了三十年的光阴。作为一部标题包含“环”的科幻片,影片对时间循环理论的引述颇为出类拔萃,片中共包含了两层时间循环,第一个环是老年乔要被“封环”(即合法处死)之际,逃回到30年前,与年轻的自己厮杀,并最终死于自己之手,而青年乔由此可以多活30年,并走上同样的道路;第二个环与老年乔的穿越动机息息相关,他欲杀死少年造雨师的母亲,为亡妻复仇,此举却恰恰会使造雨师走入歧途,并在未来害死他的妻子。




影片遵循了命定效应的原理,一切都没有得到改变,只是以超出预期的方式一次次重演,并透着一种虚无的荒诞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《源代码》:在真实与虚幻之间




作为一部娱乐性极佳的高智商悬疑片,《源代码》在传统的平行空间理论上开枝散叶,多条时空线并非从时间机器,而是由模拟程序整合而出,互相之间不但平行,还彼此嵌套,每一套源代码都足以发展出独立的世界。开放式的结局不禁令人遐想,堪称《土拨鼠之日》和《十三层杀人凶间》灵感的巧妙组合。




影片的光明结局逃脱了“人性必胜”的刻板,既有技术理论撑腰,又极具人性救赎的光辉,有水到渠成的高明。无论从故事结构、时间理论还是整体基调,《源代码》都是最接近《明日边缘》的一部,有如此家喻户晓的珠玉在前,给《明日边缘》立下了不低的门槛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《十二猴子》:抗争后的既定命运




这是一则色调灰暗的反乌托邦寓言,沉重而悲伤。公元2035年,地球被致命病毒感染已经四十年了,幸存于地下的人类派出囚犯科尔回到当年,追查病毒扩散的原因,但穿越行动一次次出错,直到最后一次,科尔终于发现了病毒扩散的真相,命运却跟他开了一个荒谬的玩笑。




影片犹如教科书一般生动诠释了“命定效应”在时间旅行起到的主导作用,将一切看似独立的因果都糅成一个又一个弄人的循环,令人发出意味深长的叹息。科尔在其他时代留下的痕迹,为他最终的行动增加了筹码,而他的所有行动,都直接或间接为病毒最终肆虐地球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《时空罪恶》:下一秒,杀手




西班牙悬疑惊悚片是一绝,这部《时空罪恶》玩了一场时空交错的趣味智力游戏。一个居家男人被不期而至的美貌女郎所吸引,急欲一饱眼福,却被卷入一场自己杀自己的时空大混战中。全片成本极低,只有有限几个角色,但在细节上非常用心,人物行踪铺设得毫无破绽,家用小物件全部得到利用,前后伏应之缜密令人咂舌。




整体而言,影片又与通常所说的“高智商电影”有所区别,虽将细节组接得天衣无缝,令人拍案叫绝,又能让观众看过一遍即能了然,并非许多好莱坞出品的烧脑之作,需要观众自行揣摩,甚至阅读分析文章才能完全理解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《恐怖游轮》:开放式的灵异杀戮




影片独特之处在于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,既可以理解游轮为一个时间异常区域,来自不同时空的同一批访客上演杀戮轮回,也可以理解为已经死去的灵魂产生的灵异幻境,颇有“濒死片”的意境。而同样是时间异常的大前提,又根据共有几个类型的主角、循环期限的长短,可以细分出更多的解释。




其实,也许这并非导演的初衷,毕竟官方还是提供了一种“标准解答”,但导演同时也强调,解答并非唯一,观众有天马行空的自由。《恐怖游轮》这一类双向的互动电影,其最大价值就在于每个观众可以不断提出自己的见解,并在自圆其说的过程中享受到思考的乐趣,这已经远远超越了单纯观赏电影得到的收获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《死亡幻觉》:虫洞与死循环




影片将时空逆转的情节表现得比较隐晦,甚至很多人第一次观看都意识不到这是一个关于时间循环的故事,片中的时间理论也非常独树一格,由于离线宇宙的毁灭和原发宇宙的重置,进入一个死循环,而丹尼通过虫洞终结了死循环。




其实,有别于大多数高智商穿越电影,本片的叙事手法非常简单直白,一直保持着顺叙,也没有抽象和含义丰富的画面。但当年25岁的导演理查德•凯利在影片结构上做了非常新颖的尝试,场景切换频率极高,制造应接不暇的节奏感,且充满年少叛逆的忧伤气质,是一部情感丰沛又消耗脑细胞的科幻杰作。影片还开通官方网站,邀请粉丝共同解谜,扩展世界观,在当时也是很酷的做法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《罗拉快跑》:马太效应与新世代




影片中毫无对时间机器、时空怪圈、超自然力量的暗示,但与时间循环的故事样式完美契合,完全可以当做《土拨鼠日》的姐妹片欣赏。影片生动的诠释了小事件(比如罗拉如何越过楼梯上一个牵狗的人)如何左右人的整个命运,天堂地狱的归宿也许就由某一秒决定。




全片带着一种马太效应式的讥讽调子,第一次奔跑的结局:罗拉没借到钱,被警察误杀;第二次抢到了钱,却来不及拯救爱人;到了第三次,终于靠豪赌赢得钱财,男友也找回丢失的钱,双宿双飞而去。同时影片的先锋结构也反映出新生代导演的世界观,即生活不过是一场游戏,如果失败了可以从头再来,只要次数够多,谁都可以成为生活的赢家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《花月佳期》:徐克式的时间旅行




早本片一年的《大话西游》首演华语片时空循环的桥段,一贯敢为人先的徐克怎肯认输,将穿越题材混合国人热衷的人鬼恋样板,以爱情和姻缘切入,采用漫画式嬉闹风格,将舶来的时间旅行原料调制成一道中式贺岁大餐。他将民国时期新兴的电力作为穿梭阴阳界和时空的载体,是徐氏电影从西方科技借桥,掺入民俗妙趣的一贯特色,新鲜设定令人耳目一新。




影片表面上是穿越闹剧,内含对传统文化中命运的探讨,起先主角见灾祸重演,以为命中注定,之后发现努力仍有可为,再然后恍悟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成就美好姻缘,与科幻中命定效应异曲同工,又有更多值得玩味之处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《大话西游》:喜剧下的苍凉




《大话西游》不是科幻片,但片中的月光宝盒完全可以视作便携时间机器,就像《神秘博士》的蓝色警亭一样,它是主角逃离任何危险时空的秘密武器。不过片中最令人爆笑和难忘,也是最具无厘头效果的情节之一,是至尊宝数次逆转时间,试图阻止白晶晶自杀的那一组镜头。




大概是对时间素材意犹未尽,2002年,刘镇伟又拍出《无限复活》,影片并未有太多令人费思的巧合安排,踏实讲了一个男人通过一次时间旅行完成自我拯救的故事,其中还有类似《死神来了》预知未来的桥段。之后他又拍了《越光宝盒》,虽已无甚创新,但至少可以证明,华语影坛中热衷穿越时空者,唯技安一人耳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《TIPS》:土拨鼠日环




多年来,时间循环衍生出多种变体,在主流的科幻作品中,两种样式最为常见。一种被称为“土拨鼠日环”,名词来源于电影《土拨鼠日》,是指某个地理区域毫无征兆陷入一段固定长度的时间循环。每当一个循环结束,身处此区域的大多人记忆重置,对循环一无所知,只有一个或几个主要角色对此保留记忆,或通过似曾相识的感觉免遭重置,故事通常以他们为核心。




“土拨鼠日环”围绕以下几个层面展开:纠正某个错误,使角色意识到某个关键事实,展现角色逃脱循环的努力,或传达一个宿命的哲思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《TIPS》:命定效应




另一种以角色主动的时间旅行为发因,以著名的祖父悖论(1)为准绳,制造出因果混淆的迷局,被称为“命定效应”。举例:张三为了调查神秘凶杀案回到过去,却无意中杀死了死者——结果变成自身的起因。




根据爱因斯坦的理论,穿越过去什么也改变不了,因为发生的已经注定,回到过去的所有的努力都将成为起因的一部分,有点像古老的鸡和蛋理论,因和果构成难分彼此的循环。




祖父悖论(1):最先由法国科幻小说作家赫内·巴赫札维勒(René Barjavel)在他1943年的小说《不小心的旅游者》(Le Voyageur Imprudent)中提出,既你回到过去杀死祖父,你还存在吗?



假期的最后一天~

第一次来~~